王慧文:商业高手是如何决策的?❓❓

小青爱吃草2021-10-14  198

导读

王慧文:商业高手是如何决策的?❓❓

王慧文是如何理解战略,如何理解商业布局、理解产业链,如何进行商业决策判断的?❓❓

作 者|王慧文

和牛商业注:本文很长,15000字左右,来自于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值得收藏,反复阅读。

王慧文被媒体誉为“互联网商业思想家”。在美团内部大家提到“老王”并不是指王兴,而是他的老搭档王慧文。相比王兴的天马行空和大开大合,王慧文长于对商业本质的思考和理解,并有极强的实施和推动能力,是美团赢下一场场关键战役的一线指挥官。

本文王慧文用自己与王兴创业的经历,详细讲述了自己如何理解战略,如何理解商业布局,理解产业链,如何进行商业决策判断。

2020年年初,王慧文宣布从美团离开,隐退回归家庭。而本次内容源于2020年9月25日王慧文清华产品课现场实录,是他回归公众之后的第一次深度分享。

✅️以下为演讲内容:

战略是不同时空里ROI(投入产出比)⭐最高的Strategy(策略)⭐。

其中:空间有多个含义,不同的地区、业务都是空间;ROI不容易量化,但是站在上帝视角来看,是客观存在的,只是人类无法计算而已;策略则是由形成策略决策的Insight(洞察)和匹配Insight(洞察)的行动方案组成。

在不同的时空里,不同的Strategy是变化的。

✅️01市场体量

✅️1.体量很重要

如果只能看一个要素,就是行业体量。听起来非常简单,但答案却是非常难给的。

因为这一步就已经决定成败了,和员工、老板后续多努力一点关系都没有。很多失败者要么把行业体量估得过大,要么估得过小。

今天,全球互联网行业里新兴的大机会,早期都是巨亏的,不论是全球打车大战,还是外卖大战,包括当前最热门的电动车。

美团融资时,其中一个投资商的memo写着“王慧文is over-aggressive”,因为大家认为外卖业务亏损很厉害,一边补骑手,一边补用户。

但今天,外卖估值在美团的业务板块里,大概占1000亿美金,而美团外卖历史总计亏损大概130亿人民币,不到20亿美金。站在今天看,投资回报率“挺高”。

✅️所以,投入的合理性,取决于对市场体量的判断。

如果判断对了,且尽早投入,就获得了战略先机。如果判断错了,在一个不够大的市场里,投入太多钱,比如共享单车。或者在一个足够大的市场里投入不足,就会掉到坑里。

对市场体量的误判在商业史上是非常普遍的,比如IBM的总裁小沃森曾经说过:也许5台计算机就能满足全世界的需要。

现在听起来愚不可及,但小沃森是一个很牛的人,IBM是在小沃森手里大放异彩的。所以,即便是商业大牛,也会犯这类错误。

事实上,我也犯过类似错误。早先,美团最擅长的是将美国模式复制到中国来。所以,我当时去考察了GrubHub,觉得这个行业真是太慢、太小、太索然无味了。

当然,行业发展早期,对行业体量有误判是非常普遍的。好在我们团队当时有位产品经理专门负责外卖的调研,调研完Grubhub他说:老大,要不我们再调研一下国内的外卖网站。

调研完我们发现,饿了么以不亏钱的方式经营,年增长率200%。当时,一天几万单,如果一个业务不亏损,增速还这么快,说明需求非常强烈。

因为市场体量和增速有一个默认的关系:✅️在一定体量下,如果有一个增速的话,基本就可以拟合出市场总体体量(但这有时候是一种常识)⭐。

美团拟合完后发现,市场应该有1天1000万单,今天看起来还是低估了一个数量级,但当时是全行业最激进的估算,且当时这个业务比美团所有业务更大。

✅️所以,在经营中,要反复校正和拟合市场真实的体量是多少。

✅️2.判断方法

市场体量的估算对创业者很重要,对投资人也很重要,但非常难。

第一种方法,✅️根据现有的行业体量和增速进行拟合,但这需要行业发展了一段时间才能拟合,然后在发展过程中不断地对齐拟合,拟合得越准,越有竞争力。

第二种方法,✅️回到人类最根本的需求——人类发展的轨迹就是将原来自给自足的一些事交给化社会分工来完成。

社会化分工的大趋势里,吃饭是最没有被社会化分工取代的需求之一,随着全球城市化的进展,家庭规模大时,做饭有规模效应,家庭规模越来越小,就没有规模效应了。所以,做饭有被社会化分工取代的趋势。

从供给端看,中国人口密度高、手机普及(让系统派单这种高效方式可行)⭐,电单车成本全球成本最低,每一项都会导致更低的客单价,进而扩大市场空间。

第三种是✅️类比法,参考日本便利店的市场体量,去测算中国外卖市场体量。

✅️02规模效应

✅️本质上,哪些生意能做大,哪些生意做不大,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规模效应则是商业世界里的万有引力,对商业思考的指导是非常大的,引力足够大,就会将其他物质吸过来,围绕自己转。

规模效应最初的定义简化之,即卖出的商品越多,成本越低,竞争力越强,企业规模越大,进而形成正反馈循环。但是,放在今天已经严重过时了。

我认为,✅️今天的规模效应是,交易额/客户使用量足够大,之后产生了客户体验优势或成本优势。具体是成本优势,还是客户体验优势,取决于具体的生意模式。

✅️第一个层面,是不同的生意,本身具备不同的规模效应,有些生意天生就做不大;

✅️第二个层面,是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越早抓住那些有规模效应的要素,越会因为规模效应起作用(成本低或用户体验好)⭐而取得更好的发展。

所以,✅️规模效应是决定企业发展速度成败的高权重要素。

✅️1.规模效应曲线的形状

所以,这涉及到哪些生意是有规模效应的,哪些生意是有反规模效应的,以及有规模效应的生意里这个效应的大小。

比如,连锁理发店有一定的规模效应,限量款产品没有规模效应,艺术品是反规模效应的。

总的来说,和个体的创意关系很大、和个体主观能动性关系很大,就没什么规模效应。

不同生意形态的规模效应有大有小,有的是A曲线(指数增长)⭐,有的是B曲线(线性增长)⭐,有的是C曲线(对数增长)⭐,下图纵轴的“规模效应”指规模导致的成本优势或者体验优势。

A曲线最典型的,是网络效应,公式是互联网的价值和节点数的平方成正比(V=K×N的平方,K为价值系数,N为用户数量)⭐。

最典型的是社交网络,比如微信。今天,做一个软件和微信一模一样是没用的,这种生意行业里只会有一家,不会有第二家。

有人问,为什么国外有Whatsapp、Line等多个聊天APP?❓❓我认为,总体来说,它们的互斥性是很强的。

QQ和微信也存在互斥性。当你13岁时,在QQ里和在微信里的行为可能完全不一样,你不想在社交网络里见到父母了,文化隔阂导致了两张社交网络,就像用Snapchat的人不希望用Facebook的人看见自己。

✅️其中一个重要的概念是Critical Mass(关键规模或临界规模)⭐。

✅️所有符合A曲线的生意,先过临界点,就会迅速跟后面的同行拉开差距。

C曲线,随着规模上升,到了一个水平后,规模效应的增长变缓了,常常是因为出现了一些副作用。

有这样曲线的生意一般具有“双边网络且同边负效应”,外卖和淘宝是比较典型的双边网络,它不是完全节点的网络,但不见得所有的双边网络都存在同边负向效应。

例如,淘宝的供给非常充分接近无限供给,一个用户买一个商品不会影响另一个用户的购买,但打车对他人是有影响的,司机端也是一样,单子被抢走了就没了,所以打车就是双边的同边负向竞争。

外卖的规模效应比打车稍好一些,毕竟外卖的同边负效应比较低,商家的服务能力弹性大,配送员也有比较强的拼单能力。

B曲线典型如淘宝,每多一个用户,淘宝都能接纳,就增加一点价值,但用户和用户之间没有竞争,所以,淘宝的价值是随着规模线性上升的。

这解释了很多问题,淘宝做到今天它的竞争对手是在变多的,已经做得这么大了,还有竞争对手不断进来,这就说明了规模效应不够强,没有在成本或体验上和后进者拉开巨大的差距。

再看外卖,尽管美团外卖今天做得这么辛苦、这么努力,但饿了么也挺大,而且应该会长期共存,就是因为外卖的规模效应不够强,饿了么和美团外卖的定位是非常同质化的。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