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構演員陣容欺詐的情形中演員人選確定時間應以何為準?❓❓

小青爱吃草2021-11-27  104

导读如此一來,受欺詐一方能否據此維護自身的法律權益,均要依賴於欺詐方對項目的推進,如若欺詐方的確無法履行,其可以完全將項目擱置。具體到電影投資領域,當現有證據已足夠證明電影的主創人選並非制片方最初所稱時…

虛構演員陣容欺詐的情形中演員人選確定時間應以何為準?❓❓

【原創】👉文|汐溟 侯建勛

在此前的文章當中,筆者曾經討論過,在電影投資當中,以虛構知名演員陣容進行宣傳從而吸引投資的行為屬於欺詐。在實務當中,當合同相對方主張對方構成欺詐,對方通常均不予承認,但這並不會妨礙欺詐的認定。有些時候,制片方並不會直接否認,隻是以影片還未完成,演員並未最終確定,不能以此認定其構成欺詐來進行抗辯。

此種觀點能否成立?❓❓如若該影片已經拍攝完成,那麼影片當中演員陣容是確定的,是否構成欺詐亦應當是確定的,這一點毫無疑問。如若影片正在拍攝過程中,開機儀式上的演員與此前宣傳的不一致,或者甚至直接未開拍,開機儀式都並未舉行,該兩種情形下該如何認定?❓❓

我們先討論一下第一種情形,如若影片已經舉行瞭開機儀式,正在拍攝過程中,此種情形下,在開機儀式上演員基本已經可以確定。但制片方仍然可能會反駁,即便是正式拍攝瞭,在拍攝中途也有可能會更換演員,演員檔期仍在協調等等。依照此種說法,似乎隻要沒有最終定剪,都沒有辦法確定影片的演員陣容。同理,如果影片尚未開拍,甚至沒有舉行開機儀式,制片方更能夠據此否認演員陣容已經確定,更可以演員檔期仍在協調,合作仍在磋商等理由予以反駁。嚴格來講,這種說辭在行業內似乎有跡可循,但顯然又不太妥當。因為嚴格按照此種邏輯,隻有等影片最終定剪瞭才能確定實際演員陣容,如若影片一直不定剪,似乎便無法追究欺詐方的法律責任。

展開全文

如此一來,受欺詐一方能否據此維護自身的法律權益,均要依賴於欺詐方對項目的推進,如若欺詐方的確無法履行,其可以完全將項目擱置。而其實施欺詐行為的目的很可能已經實現,此時項目是否能夠順利推進以及何時推進,均不是其關心的問題。更有甚至,甚至可以無限期拖延,致使項目爛尾。而投資方受到欺詐後卻隻能一直等待,等到對方明顯根本違約再行提起解除合同之訴。由此帶來的後果便是,受欺詐方在維護自身權益時隻能等到足以認定合同違約之時,欺詐的維權要依賴於與合同違約構成的競合,這顯然是有違公平和誠信的。

筆者在近期代理的一起案件當中,就涉及到類似的問題。制片方在前期招納投資時對影片的主創人員均以業內知名人士作為影片的主創開展宣傳。但在後續履行合同過程中,有主創人員直接對此進行辟謠,表示與影片無任何關聯。對此制片方仍表示在接洽和談判之中,且對於其他的主創人選,制片方亦表示影片並未舉辦開機儀式,最終人員仍未確定,不能據此認定其構成欺詐。

本文認為,民事法律中對欺詐之規定的核心在於對民事行為應秉持誠信原則的價值考量。當行為人的欺詐行為足以導致相對方基於該欺詐行為產生錯誤認識,從而實施相應法律行為之時,欺詐便已構成。具體到電影投資領域,當現有證據已足夠證明電影的主創人選並非制片方最初所稱時,其行為便已經構成欺詐,相對方有權利選擇在法定期間內主張對方欺詐從而撤銷合同。此時,欺詐行為人後續如何補救或者拖延,均與受欺詐一方無涉。以前述案例為例,當受欺詐方得知相關主創人員進行辟謠之時,便可以據此主張欺詐以撤銷合同。又或者,在欺詐方公開聲明或召開的新聞發佈會、開機儀式等環節後,已足以確定影片的主創與先前約定宣傳不符,便可以提起訴訟。概言之,該類證據和實際情況均足以證明欺詐行為的,即可以欺詐為由主張權利,而無須等到影片定剪等最終狀態之時。

00